快捷搜索:

玉蝴蝶晚雨未摧宫树翻译赏析

《玉蝴蝶·晚雨未摧宫树》出自宋词三百首,其作者为宋朝文学家史达祖。其古诗全文如下:

晚雨未摧宫树,可怜闲叶,犹抱凉蝉。短景归秋,吟思又接愁边。漏初长,梦魂难禁,人渐老、风月俱寒。想幽欢。土花庭甃,虫网阑干。

无故啼蛄搅夜,恨随团扇,苦近秋莲。一笛当楼,谢娘悬泪立风前。故宅晚、强留诗酒,新雁远、不致酬酢。隔苍烟。楚喷鼻罗袖,谁伴婵娟。

【媒介】

《玉蝴蝶·晚雨未摧宫树》是南宋词人史达祖创作的词。词是词人流贬后所作,词高低两片以写景为主,以景起兴,情因景生,景随情变。上片悲秋伤老,写秋夜萧疏景致依靠自伤出身凋谢、人老孤栖的凄惨情怀。下片写思乡怀人,推测对方永夜不眠含泪的情景,情深调苦,凄婉动人。全词写得绸缪悱恻,凄婉动人。

【注释】

玉蝴蝶:词牌名。此调有小令及长调两体,小令为唐温庭筠所创,双调,共四十一字。长调始于宋人柳永,又称为《玉蝴蝶慢》,双调,九十九字,平韵。亦有九十八字体。

宫树:本指宫廷之树,此处泛指,“宫”字修饰“树”。

可怜二句:语出王安石《题葛溪驿》诗:“鸣蝉更乱行人耳,犹抱疏桐叶半黄。”凉蝉,秋蝉。

短景:指夏去秋来,白天渐短。

漏初长:漏,漏壶,古代计时器,铜制有孔,可以滴水或漏沙,有刻度标志以计光阴。简称“漏”。

幽欢:幽会的欢畅。

土花:苔藓。

甃:井壁。

虫网:指蜘蛛布网。

阑干:栏杆。用竹、木、砖石或金属等构制而成,设于亭台楼阁或路边、水边等处作遮拦用。

蛄:蝼蛄,通称喇喇蛄,有的地区叫土狗子,一种昆虫,昼伏夜出,洞居土中而鸣。

恨随团扇:相传汉班婕妤作《团扇歌》,序云:“婕妤掉宠,求扶养太后于长信宫,乃作怨诗以自伤,假称于纨扇云。”

苦近秋莲:莲心苦,故用以作比。

谢娘:唐宰相李德裕家谢秋娘为名歌妓。后因以“谢娘”泛指歌妓。

苍烟:苍茫的云雾。

蝉娟:形容仪态美好,借指丽人。

【翻译】

傍晚的风雨没有摧折宫树,可怜的疏叶,还抱着凉秋的寒蝉。入秋后白天的太阳垂垂变短,吟思又接通了悲秋的愁端。夜间滴漏开始变长,使我的梦魂难耐难堪。人已渐入老年,风清月白的良宵美景全都透出秋寒。回顾往日幽会欢爱,如今庭院里的井壁上已爬满了青苔,蜘蛛网布满了栏杆。

无奈,啼叫的蝼蛄搅乱永夜,只恨我身如随秋扬弃的团扇,心似苦涩难言的秋莲,想昔时对楼吹笛,谢娘她垂泪鹄立风前。迟迟未返故宅,勉强喝酒赋诗驱愁烦,新飞的大年夜雁已经飞远,也不能替我传书致送酬酢。隔着苍茫的云烟,罗袖飘喷鼻的丽人,有谁与你相伴。

【赏析】

词是词人流贬后所作的秋夜抒感怀人之词。高低两片都主要写景,寓情于景,情景融合。全词写得绸缪悱恻,凄婉动人。

上片写秋夜萧疏萧条景致,抒写出身凋谢、人老孤栖的凄惨情怀。“晚雨”三句的主体是“凉蝉”这个详细意象,形貌了一幅秋日的雨后傍晚图,十分凄惨。下雨的傍晚,枯木上那可怜的树叶在风中漂荡,连蝉也感到到了严寒,以是称寒蝉。“短景”四句由景开始入手,然后抒怀,表达了词人悲惨的秋思。“想幽欢”三句是对昔日与情侣相处的甜蜜情景的回忆,用昔日的幸福来反衬今日的悲秋情绪,深化主题。

下片写思乡怀人,推测对方不眠含泪的情景,体现对伊人爱恋眷注之深情。开始三句,即用蝼蛄悲泣的天气,来营造凄惨的气氛,陪衬孤寂凄苦的心情。“一笛”二句,写词人又苦又恨,极端缅怀情人,以至辗转难眠。于是他只有独自对着空楼,在夜风中吹笛来排遣心中的怨恨,情到深处不禁暗自垂泪。词人没有写自己到底有多愁苦,却用情人对自己的缅怀来体现自己深切的相思之情。“故宅”二句写自己不能返回故乡,也不能与情人鸿雁传书来劝慰她的离愁而异常愧疚和惆怅,还写出了自己黯然神伤的寂寞心情。结尾两句转而描绘远方的故乡,表达了自己对情人孤家寡人、无人作伴的深切关切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